當前位置:首頁 > 清流新聞網 > 清流文苑
相濡以沫
2017-06-29 16:24:00??來源:  責任編輯:邱東蓮  

作者:福州  楊麗

  泉涸,魚相與處于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

  ------《莊子-大宗師》

  北方的十月,金黃的樹葉打著旋兒飄在空中,真實又虛幻,象極了我閃耀著金黃色的夢。夢里你披一身金色的華光從遠方飄然而至,輕輕握起我的手說:跟我走。  

  夢和現實的距離很近,夢就是一種預測。你真的來了,走進我的辦公室。我緊張著打不開茶葉罐,遞給你,你輕易地打開,為我也為你沏好茉莉花茶。隔著兩張辦公桌,你我對坐。你說喜歡喝茉莉花茶?那是我們福建的茶。從小就喝的呢。我輕輕答。一盞茶,一縷香,初識,一見如故。緣來,擋不住。

  你從福建來,在蘭州大學讀書,畢業分配時系里有三個福建籍的同學,但分配回福建的名額只有兩個。學校經過研究決定把你留在金城,分配在地方黨委工作。你說你的家在福建的清流縣,那是一個美麗的縣城,有一條清清溪水像玉帶一樣環繞著小城,所以叫清流。我們都剛經歷了畢業前同學們的難分難舍,畢業分配時的茫然困惑,正經歷著剛到工作崗位上的好奇新鮮,滿腔熱忱地以為已經學有所成、報效國家的時候到了。一次次添水,茶漸漸淡了顏色,上班的時間到了,送別,看著你走進一片金色陽光中,忽然癡癡地走進夢里,想著你一定也是從這一片金色陽光中走來……

  愛上一個人并不難,難的是相愛。你愛了,我還在愛的邊緣徘徊。秋去冬來,冬去春來,桃花盛開的時候,我也愛了,我們相愛了。“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你我漫步在桃花園,這從天外涌來的芳菲爛漫、嫵媚鮮麗的桃花,團團簇簇含著微笑擁圍著你我,從每一個花瓣、每一個花蕊里紅紅火火地涌動起生命的春潮,桃花燒桃花燒,人面桃花相映紅,你輕輕握起我的手說:跟我走。

  一個人的生命是不完整的生命,五千年前女媧用五色土造人,讓男人和女人相配,成就一個完整的生命,并不斷延續后代。于是在漫長的歲月中,男人和女兒都在不懈地尋找著自己的另一半,有的找到了,幸福一生;有的沒找到,孤苦一生;有的找到了卻不能相伴,多了些悲歡離合的故事。而你,找到了我,你說原來千里迢迢從南到北的真義是因為我在這里,你來尋我,完成女媧賦予人類的使命。

  西北地區氣候干燥,天寒地凍,水質硬而寒。自小生長在南方溫暖潮濕土地上的你艱難地在這片土地上喘息、生存。終是因為長期水土不服你病了。你不在來見我,也不讓我去看你,每天你下班站在辦公大樓里看著紅色的小車朝我開來你只有把心放飛,在寂靜得辦公大樓里筆訴深情。近在咫尺,我們鴻雁傳情。親人友人一而再、再而三勸我放棄,說此病難醫。

  我怎么能在這時離開?醫生說心情愉快、身心舒暢是治病的良藥。我知道我就是這副藥。

  又是金黃色的十月,我成了新嫁娘。把手交給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新婚之夜,掌掌相對,指指交纏,大紅的臘燭燃燒著生命的火焰;心心相印,身身交融,大紅的床上盛開一朵疼痛的桃花……天地洪荒,合二為一,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看著我印在你深邃悠遠的大眼睛里,第一次想到“相濡以沫”,從此,我們倆是一家人,我是你的妻,你是我的夫,兩個人撐起一個家,一個家就是兩個人的世界。我們將一起風雨同舟、患難與共、相依為命地走過漫長的一生。

  新婚燕兒,我們一路南下,來到了你的家鄉福建清流縣。無數次幻想中的清流縣真實出現在眼前,沒有一絲陌生感。夢中,我早已來過幾回回。清流,果真是山環水繞,云纏霧遮,如一顆閃爍著光華的鉆石鑲嵌在碧綠的溪水之間。山含情,水含情,最美的是清流濃濃的人情。清流靈地姚坊村,是你出生、成長的地方,踏上歸鄉的小路,鄉親們以最隆重的儀式迎接了我們。

  揮別的日子,從此有了牽掛。在那遙遠的小山村,有一家人和我息息相關。

  生命的撞擊讓我成了嬌嗔的小孕婦,日子彌漫在祥和、甜蜜的光芒里,經歷了十月懷胎,經過了一夜的陣痛,伴著鮮血琲兒呱呱落地。我為人母,你為人父。這個粉嘟嘟的小人兒,牽了我們的心去,我用乳汁哺養她,你用愛心養育她。從此,我們三人是一家人,一個家就是我們的世界。“相濡以沫”的含義又深又遠,我們三個人血脈相連、相親相愛,歡唱著一起度過每一個春夏秋冬。

  我26歲生日凌晨,突然而來的劇烈腹痛把我從夢中驚醒,一下反彈起來坐在床上長時間發不出任何聲音,不知過了多久,輕微地呻吟穿越房門吵醒了驚慌失措的全家人……半夜三更醫院里靜悄悄,值班醫生揉著惺松的睡眼開了藥,打過止痛針讓我們回家。可是我清醒地知道,我得重病了,絕不能回家。我要活著,我還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我還要陪著你走過一生。我大口吐著暗紅色的胃液,哭喊著不停地說著胡話……直到清晨,一根長長的針穿進腹部抽出來一管濃濃的膿水,我才被手忙腳亂地送進手術室,麻醉后失去知覺。度過生死關,睜眼看見焦急、疲憊的你,原來剖腹后才知道是胃穿孔,胃被大部切除,因為被耽誤差點沒命;原來在我被推進手術室前,你已經顫抖著手與醫院簽下生死令;原來這幾夜你不曾合過眼,坐在病床前不停地抽著不斷分泌出來的胃液,如果不及時抽出胃液,我就會惡心疼痛;原來沒滿百天的琲兒那晚哭了整整一夜,似乎知道我離開了她,正煎熬在巨痛中。那天,護士拿著細細的紫色針管來打針,說是回奶針,我立刻爆發出一聲尖叫:“不打!”嚇跑了護士。我是母親,我要哺育我的孩子。幾天內親人、醫生、病友的勸說改變不了我的執著,我一定要好起來,琲兒在家哭著等我。躺在床上不能動彈,腹部還纏著繃帶的我心里只有小琲兒。

  兩紙調令,你我各一張,你握著我的手堅定不移地說:“跟我走,跟我回家”。父母親縱有千般不舍,也不能留住我要離去的腳步。人生最痛生別離,哭斷了腸,離別的日子還是一天天撕心揪肺地走近。行嚢里裝滿親人的叮嚀嘮叨、朋友的囑咐祝福。站臺上,我大放悲聲,跪別爹娘親朋離開故土,從此,我的世界只有你。抱緊琲兒挽著你,一步三回頭踏上南下的火車,一聲汽笛親朋們的身影越來越小……這一別天涯海角,何時再見故里斜暉?

  從北方到南方換了天地,我在你的故土上適應、生存。你回到故土,身體很快康復,添我幾多欣慰。平平淡淡才是真,我們一起過著精打細算、柴米油鹽的煙火生活,簡單的家里盛著溫馨,日子有幸福甜蜜,有苦澀酸楚,也有孤單寂寞。

  逢年過節,我們一家三口會坐長途汽車從三明到清流靈地鎮姚坊村看望久別的親人、鄉親、同學、朋友。姚坊村叫姚坊卻沒一個姓姚的,全村只有一個姓—黃。沿著鵝卵石鋪成的曲曲彎彎的小路進村,一路有鄉里鄉親問好。你滿面春風,如同過去的狀元郎攜了全家衣錦還鄉。你是村里第一個考上重點大學的大學生,你是全村人的驕傲、自豪,是年青人崇拜的偶像。你被濃濃的親情、鄉情環繞,我被姚坊村依山傍水的田園風光吸引,沒事喜歡去河邊散步,看河里竹排悠悠劃過,喜歡去山上賞竹挖竹筍,去祠堂尋找姚坊村黃姓的來龍去脈。嫁雞隨雞,在中國的傳統文化里天經地義。我第一次清楚地知道,你的家就是我的家,我是清流的媳婦,是靈地姚坊村的媳婦。

  我終于要離開家,割舍下6歲的琲兒和你,一個人南去下海踏浪,只為了讓一家人的日子過得富足、安康。從此兩地相思,我離開了娘家又離開自己的家,一個人在外面的世界打拼,“桃花簾外開仍舊,簾中人比桃花瘦”,南來北往、顛沛流離,一次次團聚一次次分離,琲兒撕破夜空的哭喊聲讓我肝腸寸斷。我的心在反反復復地離別中盛滿了苦澀的淚水,脆弱得一看見別人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淚水就象決堤的海。“若將人淚比桃花,淚自長流花自媚。淚眼觀花淚易干,淚干春盡花憔悴。”我浸在琲兒的淚水里,你們浸在我的淚水里,一家人用淚水互相把心濡濕,用淚水把牽掛扯得長長……轉眼琲兒已經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學二年級學生,象只小燕子飛到北方求學。在我們相識相伴二十五年的日子,琲兒二十周歲的生日之際,點燃生日蠟燭,為我們更為琲兒衷心祝福,一家人唱響同一首歌----生日快樂!琲兒建議拍全家福,于是從選影樓到拍攝,從選照片到定模版,一家人形影相隨,其樂無窮,把幸福永恒定格在方寸中。

  云卷云舒日疊日,花落花開年復年。幾十年的風霜雪雨染白了我們的頭發,琲兒大學畢業考取了日本北海道大學的研究生。出國前,琲兒說要回清流靈地老家告知已經長眠在姚坊村的爺爺奶奶。女兒已長大,她知道,那兒是她的根,是她血脈相連的原脈。 

  再次來到清流,縣城儼然已從一個質樸含羞的村姑變成了一個大家閨秀。入夜,友人陪我們到龍津河畔散步。友人是這方土地的父母官,躊躇滿志、意氣風發,在這方土地上施展才華,改變著這里的山山水水。廣場上新建的九龍柱、水霧噴泉,成片的桂花樹讓清流的夜色充滿魅力。友人說:“你們看清流自然形成的S行河道環繞著幾乎是圓型的縣城,形成天然的太極之形。這里是風水寶地,有歷史有故事,曾經還有“古八景”。現在我們正在努力,還原一個詩情畫意的清流。清流是個安恬、安靜,適宜居住的地方,有干凈的空氣、綠色食品和濃濃的人情。你們回來吧。你該到處走走看看,好好寫寫清流。”不由心動,這里本是你的根,洗凈鉛華,找一個適合居住,遠離城市喧囂嘈雜,過一種素樸,粗茶淡飯的日子正是我們最大的心愿。走遍千山萬水,只有家鄉最美。

  回到姚坊村,公公婆婆已不在,大哥家新建的三層小樓空空蕩蕩,四個孩子都在外求學、工作,小叔子夫妻倆在泉州打工,兩個孩子也在省外工作。走過一段長滿荒草的鵝卵石小路來到老宅,一段殘塬,人去屋空,老屋荒棄多年,木雕的窗欞、屋角結滿了蜘蛛網。門前小溪再也不會有人浣洗、嬉戲。村里一片寥落,不是老人就是孩童。看著干涸、被污染的河水嗚咽東流,你很失望,我很失落,琲兒無限感嘆,喚不會的爺爺奶奶,找不回的童年,曾經山清水秀、富足安康的姚坊村嗬,何時能回到從前?

  一別經年,淡了相思少了牽掛。遷居福州的我們不在時常念叨著回老家。

  離開家鄉,我們一家三口各自在自己生命的軌跡中奔忙。天各一方,心心相牽。房子有了,車子有了,三個人雖然遠隔千山萬水,卻能拿著手機看見彼此。但是,你說這么多年像一葉浮萍。

  我若有所思。你想家了吧。我知道,那一片紅土地,那大山中的小山村,雖然荒蕪、冷清,卻是滋養你靈魂的源泉,龍津河汩汩穿過你的血液。你說不能等著別人改變小山村,雖然公務在身,不能親力親為,但家鄉修公路、修橋,盡綿薄之力義不容辭。你組織村里干部去浙江湖州參觀美麗鄉村,為的是灌輸一種生活理念,不辭辛勞只有一個愿望,讓姚坊一天比一天美麗。

  今年清明時節,你開車回到姚坊村。電話里你告訴我說:“姚坊變了,河水清澈,有專人管理,責任到人。道路干凈,家家門前安置了垃圾桶,煙葉綠油油充滿生氣。”言語中幾分欣喜。

  我們一起走過了三十五年的風雨路,接下來的路還要攜手同行。我期盼著有朝一日我們回到清流,回到靈地姚坊村,蓋一間小木屋,白天種稻種菜,晚上秉燭夜讀,寫閑散文字,素心素衣、粗茶淡飯,過簡樸、清淡生活。從此,相守相伴相依靠,無論是富貴還是貧窮,健康還是生病、成功還是失意,不棄不離,相濡以沫,互相攙扶著在寧靜、淡泊、閑適中一起慢慢變老,走過今生今世,走進一片桃紅,走進一片金色陽光。

  喜迎十九大幸福新清流美文征集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主管單位:中共清流縣委宣傳部 地址:清流龍津鎮龍城街22幢
閩ICP備10031772號 閩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20111007號
電話:0598-5329559 業務合作QQ:147615067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河南11选5任一开奖结果